AR4DS

深居不自扰,无心自然明。

以前的音乐,维护版权是为了不被人抄袭。而现在,曲子可以被翻唱,唱完别人想听还要再花钱买,你说奇怪不奇怪?版权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?音乐人又为了什么创作?谁增加了成本,谁获取了收益?得到了什么,又失去了什么?

死亡笔记

文/ar4ds

我在坐在天台边缘,下面的人个个仰着头,露出自己蜡白的脖子,冷漠而又兴奋地比划着我,私家轿车按着喇叭,驱赶着前面挡道的人群,整条胡同被围了个水泄不通…

后来,谈判专家来了,我们始终保持着5米的安全距离,他不断地告诉我,你还有妻子和母亲…

我望了望围观群众,他们似乎正饶有兴致地等待着一场大戏…

这时,助手给了我个信号,我便佯装离开…

然而,谁都不会知道,我们在人群中做了标记,那些被标记的人,都将死于非命…

昨晚梦里拆打印机墨盒,有个形似猫耳朵的白色部件,借着微弱的电视光,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在浮动,我打开手机灯,竟什么都没有,关了灯,那些消失的黑点又一下涌了出来,试了几次都一样,若非亲眼所见我绝对不可能相信!有点像蜘蛛,蚜虫大小,正张牙舞爪地,成群爬着,速度很快…天呐!有一团已经悄然爬上了我的手指!突然想到刚开手机灯时特地凑了很近看,卧槽,该不会鼻子里也进虫子了吧!

我可能太爱骑车了…
昨晚梦里,晚八九点,不知不觉地走在一条石板路,酒吧门口静静地停着一堆自行车,有躺下蹬踏的懒人单车,时尚潮流的概念单车,还有带电动小马达的改装单车…
每一款都那么的惊艳耀眼!
最后我挑了部26寸的老式变速死飞,别致的复古外观,精致优雅的牛皮坐垫,低调奢华的电镀车架,每个细节都在诠释着完美的定义,它深深地吸引着我,令我爱不释手!
我小心的把它推到路口,座椅很高,正合我意!我滑了两步便跨上了车…
不知何时,骑到一条狭长的下坡路,夹道种着一些树,又高又细又密,把头顶的星空遮蔽得只剩一小条细缝,这车很轻盈,风也很细腻,似乎能驱散一天的劳累,我闭上双眼,身后仿佛长出了透明羽翼,我有些陶醉地脱开了车把,双臂交叉地搭在肩上,仰望星空,感恩一路虫鸣与萤火虫的辉光…

昨晚梦到我在旅游,在毛坯大别墅里,遇到了俄罗斯通灵之战里的大胡子,赶紧合影,后来我感应到这栋别墅的主梁木是从坟地运来的,所以这是套凶宅,只有替换掉梁才能平安,因天色不早,打算第二天开工,这时开始担心自己可能知道的太多了。不知从哪冒出一条迷你德国尖嘴犬,对着我叫了两声就跑开了,在门口看着我,估计它在我身上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,想再确认一下,但它怎么都不肯进来了,我假装凶了它一下,忽然它边上出现了一股气场,接着,我腿部一下的灵魂被猛烈撞击了一下,可能这间屋里还有其他几只狗的灵魂正在保护它…

文/AR4DS
此刻的她,200多公斤,像浆糊一般瘫软在床上,嘴里的烤鸭,冲破嘴唇的包裹往外溅油,吞咽时,喉头发愉悦的声响,碎屑在嘴边翻滚着落下,右手贴着鲜红肥腻的酱猪蹄上随意地把玩,整张床被挤压到变形,一张匹萨柔软地铺在她胸前,鲜红的番茄汁伴着甜腻的芝士酱,从饼皮缓缓流淌,下延到乳白色的床单,她扭动庞大的身躯,吃力地调整了一下姿态,为了不使床垫下陷得过于严重…

昨晚梦里费脑,饭桌上拼了个榫卯结构的变形机器人,通体是淡色的湖蓝绿,纤薄的金属钢板材质,二三十公分,具有强大的AI功能,待机模式下,机械手掌会隐藏在精密的滑动外壳下,手臂则会被更大的可开合外壳半包裹,而当我抬手指向某个易拉罐时,他会立刻自动唤醒,有节奏地打开外壳,一系列小像素灯群星星点点的闪动,好像在思考,又好像在伸懒腰,三五秒过后,他似乎准备好了,于是很快地抓取了那个易拉罐放入我摊开的手中,比人手更快更精准,带ML功能的AI真是个好东西!

文/AR4DS
最凉爽不过秋天,
此时天上飘过几抹淡淡的灰云,
高矮胖瘦,形状不一,
缓慢地交错着,
很远又很近,
我想飞,
想立刻腾空,
以最放松的姿态去迎接云层,
去捕捉,去发现,
畅游在万里云海,
任耳边流淌着不一样的风…

文/AR4DS
此刻我俩正不知所措,无暇回忆来时的路,
屋内的白炽灯泡落满了灰尘,
只透出微弱的亮光,
洁白的床单阴郁地散发着霉味,
冰冷的死寂背后,
似乎正酝酿着某种可怕的东西,
正思考着,眼前的铁床猛然地晃动了起来,
床腿在水泥地面敲得哐哐作响,
床单里有东西正急促地扭曲变形,
竭力地想摆脱床的封印,
挣扎着,尖叫着,
刺耳地撕开黑暗的走廊,
但很快,又消失得不知去向…

我关注的人

© AR4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