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4DS

深居不自扰,无心自然明。

文/AR4DS
最凉爽不过秋天,
此时天上飘过几抹淡淡的灰云,
高矮胖瘦,形状不一,
缓慢地交错着,
很远又很近,
我想飞,
想立刻腾空,
以最放松的姿态去迎接云层,
去捕捉,去发现,
畅游在万里云海,
任耳边流淌着不一样的风…

文/AR4DS
此刻我俩正不知所措,无暇回忆来时的路,
屋内的白炽灯泡落满了灰尘,
只透出微弱的亮光,
洁白的床单阴郁地散发着霉味,
冰冷的死寂背后,
似乎正酝酿着某种可怕的东西,
正思考着,眼前的铁床猛然地晃动了起来,
床腿在水泥地面敲得哐哐作响,
床单里有东西正急促地扭曲变形,
竭力地想摆脱床的封印,
挣扎着,尖叫着,
刺耳地撕开黑暗的走廊,
但很快,又消失得不知去向…

文/AR4DS
风不大,夜很静,
偶尔传来鸮鸟幽怨的叫声,
此刻的眼前,
一切被月光洗得煞白,
破碎的树影,伴着虫火,无力地扭曲,
整片墓地,愈发熟悉,
我撕开衬衣,
将胸口贴向冰冷的墓碑,
发霉的酸水顺着我枯黄的牙缝缓缓流出,
弄脏了我漂亮的长裙与墓碑,
我低头擦拭着,
不知不觉竟着了魔……

文/AR4DS
愿我们一路相互扶持,
生活中,一起做些有趣的事(养花,做饭,运动,海钓,旅游,数星星,看日出,看暴雨,好多,好多…),
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(探寻教育,人生,生命,命运的真谛…),
你知道么,这一天我已经期待很久了,
是的,最后我们也会变老,
一切都将归于平淡,
爱情也会融为亲情,
等到那时,
希望我们依旧健康,
还能依偎着感受彼此,
挽手漫步,
回到那片剔透无暇的铃兰圣地,
在那里,贮藏着我俩毕生的爱…

昨晚体验了一回南柯一梦!
一开始姨夫姨妈来我家玩,姨夫说我手机可以调成两个频段,上网会更快。我研究了半天,设完也没多大感觉。这时到了饭点,他们坚决要走,也把我手机带回去研究。
第二天清晨我就去了他家,姨夫穿着睡衣来给我开门,显然还没起床,手机依然不知如何设置,他开始骂我笨,我顶撞了他,愤怒的他从一堆杂物中扯出电锯,我与他扭打成一团,最后我抢到电锯,杀红了眼,把还没起床的姨妈也杀了。
事后惶惶不安,想找份事做,就在超市垃圾房内贴了自己的简历,应聘垃圾房和厕所清洁工,贴的时候阵阵恶臭把我熏得不行,这活我过去从没想过。
回到家,他儿子联系了我,他在外面快艇玩嗨了,用快艇上的720摄像头与我分享海上疾驰的快感,而我的心思根本不在那,脑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案发当日的情景,万分痛苦与愧疚!
他玩累了,提出要我和他一起回家,回他父母家,而此刻他却不知,家里只有两具血淋淋的尸体躺在床上,我不想让他回去,却找不到借口,这事也藏不住,楼梯上,我脑中又回想起了案发当日,最后,我做好了自首的准备,从此,我的一生将彻底改变…
就在这时,我醒了,当知道这一切都是梦魇,整个人就仿佛获得了新生…

文/AR4DS
1. 医院在晚上,常会有突发情况,需要急诊医生三班倒,通宵到日出也是他们的家常便饭。有一天,我的一位医生朋友带病上班,还被病人调侃道:“你们医生也会生病啊?”她说的是笑话,却让我好心痛。
2. 末法时代,真理也开始泛起泡沫,金钱与利益让泡沫大行其道,被捧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,而真理正从我们的世界悄然流逝,也许再也不会有了。我为先人悲痛,也为后人伤心。
或许我们可以少一些指责与诋毁,多一些感激和敬畏,你觉得呢?
请原谅我今晚的多愁善感,祝君好梦。

文/AR4DS
昨晚梦里骑马来到一片开阔的山谷,
一行大约有七人,
我们在一处歇脚,
身旁都是墨绿色的高大灌木,
穿过这片灌木,
眼前是另一片过膝的矮小灌木,
他们布满了整个的山谷,
山谷的最低处汇聚了一汪湖水,
在太阳底下像一块明净的玉石,
通透又迷人,
山谷的空气也被染成了蓝色,
正巧此时,一群大象缓慢地沿着湖边走过。
因事务在身,我们骑上了褐色的骏马,再次出发,
那是一个关于时光穿越的任务。

一开始它像一道闪电,一下冲过斑马线,在人行道上狂奔,我跟着它,在人流和车流中穿梭了二十分钟,它过了一条横马路,又过了一条纵马路,它似乎有点跑不动了,每次我想接近它,却又会一下跑不见。
这是一只幼年的小泰迪,现在,它跑得离主人真的太远了,这次真的跑不见了。半小时前,它的主人开着电瓶车到处找它,而现在,从它的处境来看,它已经成为了一条真真正正的流浪犬了。

文/AR4DS
髫童瑰异恋花语,静伏草莽阡陌深,
风打茱萸沙沙响,碎碎浆果引鹊来。

我关注的人

© AR4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