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4DS

深居不自扰,无心自然明。

文/AR4DS
此刻我俩正不知所措,无暇回忆来时的路,
屋内的白炽灯泡落满了灰尘,
只透出微弱的亮光,
洁白的床单阴郁地散发着霉味,
冰冷的死寂背后,
似乎正酝酿着某种可怕的东西,
正思考着,眼前的铁床猛然地晃动了起来,
床腿在水泥地面敲得哐哐作响,
床单里有东西正急促地扭曲变形,
竭力地想摆脱床的封印,
挣扎着,尖叫着,
刺耳地撕开黑暗的走廊,
但很快,又消失得不知去向…

文/AR4DS
今天是冬至,也是全年阴气最重一天,按传统习俗,人们在这天祭扫办丧…
家人再三叮嘱晚上早点回家,于是,我下了班便往家赶,刚到街拐角,一只黑狗吐着白气,凶狠地对我狂吠,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野狗吓得连退三步,正好一脚踩进了后面烧冥纸的白圈,真是晦气!赶忙跺了跺脚,又连咳好几声,为了壮胆,也为了赶走晦气…
无奈接着赶路,走着走着,想起个故事…
说有个女人打通宵麻将,回家路上有人问她借打火机,隔日发现自己苍老许多,后来得知那是鬼在向她借阳寿…
走着走着,很快天就黑了,冬至果然是日最短夜最长啊,看街上人来人往,想着“长城万里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”不禁觉得人生真是梦境,谁都逃不过死亡…
想平日里大家都爱吃肉,恨我们的亡魂肯定不少,想着想着,我开始观察身边经过的人,看他们后背是否有趴着某些亡魂,也顺着自己的肩膀向后背瞟去,不看还好,一看竟看到有个离我很近的模糊身影,瞬间倒吸一口冷气,我立刻止步,却被后面紧跟的家伙撞了一下,我舒了口气,还好是个人,回头看到一张清瘦的脸,他迅速地把手从我口袋中抽离,但手里却捏着东西。是小偷!我瞪着他,他满脸恐惧地看着我,没多久就摊开了手,顺着他那苍白细长的手臂看去,那是一把打火机,它本应该在我的上衣口袋里,后来,我又想起了那个借打火机故事…

文/AR4DS

它来了,来了,看!正叮咬我呢,我悄悄地抓起手边的电击器,“嘶嘶嘶”我把自己击晕了,哼哼!只要等我醒来,一定就能抓住你了!


文/AR4DS

更衣室里,一群赤条条的男人走来走去,我犹豫了一下,掏出手机“咔嚓”一声,把他们通通记录了起来。

但我的动作似乎激怒了他们,他们黑压压地围了过来,我伸出食指,指向角落里的衣柜,大笑起来:“欢迎参加《今天我整盅》节目!”

于是,他们笑得东倒西歪,我便趁乱离开…


文/AR4DS

今天,上地铁的同时,我扭头多看了一眼地铁门与安全门的缝隙,透过这条狭长的缝隙,就能饱览到所有人进出车厢的身影了。

后来,我联想到那些曾经死在这里的人,他们死在了哪扇门呢,我想了很久,直到“砰!”地一声,发现自己也被卡在两扇门之间,才回过神来,想伸手扒门,却因冬天衣服太厚,无法移动,透过门玻璃,我看到车上各种奇异的表情,像在欣赏一幅《最后的晚餐》…

后来,列车在人群的尖叫声中缓缓启动…

后来,门开了,可是…


文/AR4DS

我每天都在都市中蒙面出行,生怕有人认出我的模样来,以至于后来,大家只认得那个带面罩的我了,再后来,面罩已成为了我生活中最大的负担,我想要摆脱…于是,在一个宁静的早晨,我褪下面罩,第一次尝试在大庭广众之下,使用真面目来示人,可是,大家却不认得我了,他们躲着我在背后议论,我极力地向他们讲述我的过去,可是,没人愿意听我那么多废话,甚至还挥拳头赶我走,于是,我重新戴上面罩。对!一个更加扭曲的新面罩!


文/AR4DS

乘坐地铁时,我故意把左手摘了下来,偷偷地放在轨道上面,车开了,它即开始自由生长。

后来,它越变越大,撑破了地铁站台,人们惊叫着四处散开。

后来,它越长越快,从地底顶撑破地表,地面交通因此彻底地陷入了瘫痪!

我的左手,

正在疯长的左手,

已完全失去了控制!

突然有人把我推醒!

我舒了口气,

好在刚才的一切,只是场奇怪的梦魇。

“快!快!”

母亲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,

我有些不知所措,

却看见窗外,

有一只不断生长的左手,

撑破天穹…


文/AR4DS
傍晚,我下班顺道接9岁的小儿子放学回家,他蹦蹦跳跳地跟在我的背后,能像现在这样,陪着孩子一天天地快乐成长,可能是我作为家长最大的欣慰了。忽然,身后的他开始岔着气地哼唱奇怪的小调,我觉得不对劲,甚至有些害怕,立刻停下脚步转身去看,却没有发现儿子的身影,神经立刻紧张了起来。就在这时,前方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“妈,我们到了”。当我再次转过身来,面前已经站着两位身穿白色工作服的中年妇女了,她们正咧开了嘴,阴沉地、一阵一阵地冲我作笑,再看边上挂着的牌匾,上面写道一行大字…“曙光敬老院”

文/AR4DS
周末的晚上,与平日里无大差别,此刻的我正伏案忙碌,只是口中含着半块还未融化的苏打饼干,也顾不上晚饭,唯独关心的,是显示器里一行一行正在行走的文字,这可关系到公司的未来呢!
文将至末尾,余光瞥见窗外似乎有异常的亮光闪烁,因不愿打断思路,我蹙了下眉,继续写完留在大脑中的最后两句话,大约也就是3、5秒时间, 当我再次眺向那个方向,窗外什么都没有了,也包括原本对面的一排楼房…

文/AR4DS
国庆最后1天,一人在家,无他事,携本书就去了附近公园。
走累了,树下找了张长凳就座,看对面的小花小草,在阳光下摇曳,朦胧间,它们似乎正美美地哼着小曲儿呢。
边上长凳,有一对暮年夫妇十指相扣,还有远处三口之家笑得前仰后合…
阳光好刺眼,我不得不从包中翻出墨镜来戴。墨镜里的世界好奇怪,眼前,人们的表情发生了丰富的变化。此时,有五六个年轻人欢声笑语地由远及近,至我跟前时,竟停下了脚步,表情严肃,又忧伤,我还没回过神,只见他们整齐地,慢慢地,把头朝我扭来,最后,竟直勾勾看着我不动了。明明烈日当头,此时的我,却被吓得脸色煞白,赶紧抓下墨镜,把眼睛移到一个很远的地方。

我关注的人

© AR4DS | Powered by LOFTER